錢江晚報 數字報紙


a0013版:小時·體育

多項塵封數年的世界紀錄被打破或無限接近
這樣的年份多年不遇

憂愁河上的金橋:
2020世界田徑羣星閃耀

400米欄神童沃爾霍姆
古巴跳遠神童埃切瓦里亞

  新冠疫情肆虐下,今年世界體壇愁雲慘淡。東京奧運會推遲,各類職業聯賽縮水,眾多國際賽事支離破碎,甚至關門大吉。

  上週,西班牙那個為破紀錄而舉行的NN瓦倫西亞世界紀錄日活動中,烏干達的切普特蓋和埃塞俄比亞的吉迪,分別打破男子萬米和女子五千米世界紀錄,2020年世界田徑各類賽事收官之時,我們驚奇發現,像今年這樣的豐收景象,田徑界已經多年不遇:一羣95後新星狂飈突進,一口氣打破八項世界紀錄。

  從中長跑到撐杆跳

  多項世界紀錄被打破或接近

  男子中長跑屬於東非和北非人的世襲領地,大家習慣了摩洛哥、埃塞俄比亞、肯尼亞選手一次次打破從男女800米到馬拉松的各項冠軍。而最近兩年,來自另一塊非洲高原烏干達的黑駿馬切普特蓋一騎絕塵,讓人見識了啥叫江山代有才人出。

  在鑽石聯賽摩納哥站的比賽中,去年多哈世錦賽男子萬米冠軍切普特蓋兑現承諾,以12分35秒36的成績打破了貝克勒16年前創造的男子5000米世界紀錄,提升幅度為1.99秒。上週在瓦倫西亞,他又如約打破貝神15年前創下的男子萬米世界紀錄。現在這個24歲的小夥子手握男子三項世界紀錄,人稱中長跑世界紀錄收割機。

  20歲的瑞典神奇小子杜普蘭蒂斯在撐竿項目上的天賦,可能不比博爾特在男子短跑上遜色。男子撐竿天神布勃卡在1994年創造了6米14的世界紀錄。等待了26年之後,他的接班人終於出現。在鑽石聯賽羅馬站,還是一張娃娃臉的杜普蘭蒂斯以6米15的成績奪冠、破紀錄。

  杜普蘭蒂斯躍過6米15的瞬間,橫杆離他的腹部足足還有15公分。這個6歲時候跳高成績達到1米60的神童,今後十來年很可能複製布勃卡當年的神蹟,把破紀錄當家常便飯。

  挪威有三寶:三文魚,哈蘭德和沃爾霍姆。今年8月他在鑽石聯賽斯德哥爾摩站,400米欄跑出46秒87,離世界紀錄只差0.09秒。在400米的距離內,這點差距是毫釐之差。400米欄的世界紀錄是1992年巴塞羅納奧運會上美國常勝將軍凱文·揚保持的46秒78。比凱文·楊偉大的是,今年24歲的沃爾霍姆兩次跑進了47秒之內,史上唯一。

  烏克蘭女子三級跳遠選手克拉維茨25年前在瑞典哥德堡世錦賽上跳出的15米50,被認為幾十年都無法接近。這個驚世駭俗的紀錄最近也搖搖欲墜。哥倫比亞的跳高、跳遠、三級跳遠三棲女神羅哈斯,去年室外跳出15米41,今年室外跳了15米43,離烏克蘭美女的紀錄只差7釐米,而她只有25歲。身高1米92的羅哈斯外形、氣質、天賦,都是女版博爾特。

  捷克名將澤萊茲尼是男子標槍的一座豐碑,他24年前創造98米48的成績。三次奧運會奪冠,三次世錦賽奪冠,這樣的成就讓後輩高山仰止。

  現在出現一個致敬他的人:德國名將維特爾9月6日在歐洲一舉投出97米76。維特爾的比賽總能發揮高水平,只要他出場,很少給別人機會,而且他只有27歲,對投擲選手來説,還是黃金年齡。

  男女投擲項目的世界紀錄,多數是上個世紀創下的,號稱鬍子紀錄,像女子鉛球紀錄22米63,是1987年前蘇聯的利索夫斯卡婭創下的,現在只要投出20米,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。男子鉛球的世界紀錄是1990年美國人巴恩斯投出的23米12。里約奧運會冠軍克魯茲今年將自己的最好成績投到22米91,離自己前輩的紀錄只差21釐米。

  古巴運動員彈跳驚人,這三年他們又出了個跳遠神童埃切瓦里亞。他已多次跳出8米60以上的成績,去年在略微超風速的情況下跳出8米92。因為沙坑長度只有9米,他參加的比賽,組織者臨時調用挖掘機加長沙坑,以免跳出沙坑發生意外。今年他養精蓄鋭沒有動向,這個只有22歲的年輕人發生什麼奇蹟都不會意外。29年前美國人鮑威爾創下的8米95的男子跳遠世界紀錄,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個古巴彈簧人打破。

  黃金十年留下諸多神蹟

  2020年見證羣星閃耀

  在田徑歷史上,1983—1993是神奇的十年,誕生了一批讓人瞠目結舌的世界紀錄,有些保持至今,比如1983年捷克選手克拉託赫維諾娃的女子800米(1分53秒28),1988年前蘇聯選手奇斯佳科娃的女子跳遠(7米52),1990年美國選手巴恩斯的男子鉛球(23米12),1992年古巴選手索托馬約爾的男子跳高(2米45),1986年前東德選手舒爾特的男子鐵餅(74米08),1986年前蘇聯選手謝迪赫的男子鏈球(86米74),1985年前東德選手科赫的女子400米(47秒60),1987年保加利亞選手科斯塔迪諾娃的女子跳高(2米09),1993年中國選手王軍霞的女子3000米(8分06秒11),1988年美國選手喬伊娜的女子100米(10秒49)。

  那是田徑史上的黃金十年,也是神祕十年,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突然湧出一批曠世奇才,他們像煙花一樣炫爛,也像煙花一樣寂寞。當時你追我趕,後來人們才發現,其中不少紀錄高不可攀。那些紀錄,神奇緻密如黑洞,像女子800米,女子跳遠,女子400米,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。

  那黃金十年之後,世界田壇浮出的天皇巨星,實際上只有博爾特和伊辛巴耶娃,他們壁立千仞、卓爾不凡,可能很長時間都無人撼動,而2020年可能是個繼往開來的時間節點,一下子湧出多位95後天賦異稟的超新星,創下不可思議的成績。

  和那黃金十年相比,當下這些超新星就像滿天繁星。他們來自不同國家,有些此前名不見經傳,像烏干達的切普特蓋。田徑不再是美國、東歐和東非幾家獨大。那些天才型選手如千頃田一根苗,如奇峯拔起。這也是田徑項目上這些年來的新趨勢,在奧運會、世錦賽和鑽石聯賽中,更多的國家共分一杯羹,田徑超級大國的勢力範圍不斷被蠶食。

  和足球、籃球、網球之類相比,田徑並不算大有“錢”途的項目,雖然也有特例,比如男子百米的博爾特,中國的劉翔,因為成績卓越,贏得過巨大的市場,但絕大多數田徑世界冠軍並不能發家致富,這無形中制約了天賦異稟的運動天才們從一開始就選擇田徑。

  最近十多年來,除了跑步,其它的田徑世界紀錄越來越難打破。目前一半多的田徑世界紀錄還是上個世紀創造的。現代科技進步對田徑選手的成績加持力度越來越小,而興奮劑檢測的手段越來越嚴格,田徑各個項目上要取得突破,難度越來越大。

  全世界被新冠疫情籠罩,今年世界田徑界的逆襲彌足珍貴,也驗證了那句著名的論斷:需要英雄的時候,英雄一定會如約出現。這些田徑界的青年才俊用天賦和努力創造的輝煌,在2020的憂愁河上搭起一座金橋,讓人振奮,給人力量和希望。若干年後回眸的時候,人們會記起2020這個天才奔湧、羣星閃耀的年份。


錢江晚報 小時·體育 a0013 憂愁河上的金橋:
2020世界田徑羣星閃耀
2020-10-16 21526555 2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